我从没怀疑过承诺那一刻的真诚,可人性是如此幽深复杂,千帆过尽,我变得什么都能理解,也什么都无法再相信。

离开的人潇洒地走了,原地的人还在默默收拾碎片。